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揭开车联网大案,垄断者的傲慢与创新者的反抗

[复制链接]
自在的 发表于 2021-2-18 12: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转自汽车商业评论

  2021年春节前夕,关于博泰与上汽通用五菱举报腾讯垄断以及腾讯对此回应的新闻报道一度纷纷扬扬,不过,随着假期来到,这个话题几乎偃旗息鼓,很少有人注意到在大年三十那天,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还分别对腾讯的回应进行了回应,车圈也一并进入到祥和的过年气氛中。

  但是,这如同大战前夕的平静那样,短暂却又包含杀机。

  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有车企的高管们大年初三就已经开工,汽车业的大饼似乎越来越香但要吃到吃好却越来越困难,涉及汽车未来竞争核心领域智能化的车联网同样如此,竞争已经开始进入深水区,如果没有独门秘籍,很难吃到好果果。

  显然,腾讯之所以针对博泰和其客户上汽通用五菱提起了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就是要维护其“将微信搬上车”的独家资格,这一独门秘籍,其他车机软件供应商要想获得,需从腾讯获得“微信”等商标及相关接口使用授权。

  博泰不信邪,它研发的“新宝骏车联”APP,应用手机和车机连接投屏方案,利用安卓开放生态中的Notification Service(通知服务)和Accessibility Service(无障碍服务)功能,实现在车机上用语音操作微信。

  这自然让对手怒不可遏。腾讯先是在去年8月给上汽通用五菱发《法律函》,被博泰的《法律函回函》礼貌地顶了回去,表示其“车机产品也充分尊重微信APP的正常运行,从未针对微信APP进行任何反向工程、技术破解,也未对接、调用任何微信接口”。腾讯便向深圳中院起诉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法院正式受理的时间是10月29日。

  再看博泰的《法律函回函》,它可不只是礼貌,而且还非常坚定地要求腾讯收到回函后20天内“撤回已发出的所有相关法律函或律师函”,“书面承诺不再针对我司的车机系统及相关车联网产品向与我司合作的汽车厂商发函”,以消除《法律函》对博泰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从这个《回函》里面可以感知到,腾讯不仅向上汽通用五菱,还向同博泰合作的其他厂家发函要求不能使用博泰具有微信功能的车联网产品。显然,来自互联网巨头的打击,对于博泰是不可接受之重。

  博泰创始人应宜伦预感到一场战争即将来临。2020年9月1日傍晚,他在上汽通用五菱接到腾讯《法律函》当天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尔要战!便战!我们不惹事,但不怕事!战争是你挑起来的,我们不设时间,你要打多久,陪你打多久。

  当时外界还不明白所指,但现在看这段文字,显然能够感觉到应宜伦对此的强烈反感和抗争到底的决心。

  于是,在发了《法律函回函》30天后,博泰遂于2020年向上海徐汇区法院起诉腾讯,要求通过官方途径确认其行为不侵犯腾讯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它不这么做就难以和汽车厂家正常开展类似业务。2020年10月22日,该案被正式受理。

  一场法律战就此打响,但背后可能是一场大与小、开放与封闭、创新与保守的较量。

“南山必胜客”

  如果查阅百度百科“南山必胜客”词条,你会发现这样的解释:“南山必胜客”,网络流行词,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尤其是该公司的法务部门的戏称。该公司屡屡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并胜诉,故网友将其法务部门冠名为“南山必胜客”。

  如果按照这样的理解,鉴于大公司的影响力早就超出了一地一市,小公司焉有胜诉的可能?

  博泰在2月11日的最新声明中表示:“博泰相信法律是神圣的,法院是公正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鉴于该案尚在审理当中,不便披露更多细节,相信无论是深圳法院、上海法院或是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均会给予公正的裁决”。

  此前,考虑到博泰起诉腾讯案子受理时间早于腾讯起诉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案子的受理时间,又按照“原告就被告”的民事诉讼管辖原则,博泰向深圳中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而在管辖权尚未最终确定,案件也未进入实体审查,确认是否侵权的程序之前,腾讯向深圳中院起诉后,提出“行为保全申请”即“诉中禁令”,希望法院裁定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立即停止案件所涉APP的使用,声称如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将会给其合法权益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

  然而,早在一年多前,腾讯已经对博泰车机与APP产品进行公证,时隔一年多才向法院申请禁令,这似乎本身就说明并不存在申请禁令的紧迫性。

  2021年2月4日,深圳中院召开“诉中禁令”的听证开庭程序,双方进行了初步的证据质证。博泰表示为此向法院呈明,如果错误发布禁令将对博泰这家创新型企业毁灭性打击。此前,受腾讯发布法律函的影响,博泰表示公司部分客户已经决定暂停使用博泰为其提供的产品,且暂时不与博泰进行任何交易。

  很显然,腾讯的法律函和起诉的目的是将博泰逐出车联网市场,至少是逐出在车联网中提供微信运用的市场。

  在传统汽车时代,受制于发动机、变速箱等核心技术的薄弱,中国汽车业一定程度上被“卡住了脖子”,但新汽车时代,因为汽车四化趋势,众多生机勃勃的独角兽让人们看到了新的软件定义汽车的智能汽车改变传统汽车的力量。

  在互联网经济中,博泰虽然不是BAT那样的大亨,但在车联网领域,无疑又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大咖。

  从2010年与上汽合作3G互联网汽车,2009年成立的博泰让车联网从被动安全的一个功能,转为一个车型的配置,到以极致用户体验为核心的产品,再到基于硬软云和生态的平台,发展到今天成为企业围绕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提供服务的中台,一直都在开创、引领车联网行业趋势。

  在中国车联网行业发展的过去10年中,不管是安吉星、G-BOOK等安防车联网时代,还是后装车联网时代、苹果谷歌百度手机互联时代、垂直互联网进入时代,亦或是如今主机厂、BAT、华为纷纷加入的车联网战争时期,众多公司的合作伙伴中均有博泰的身影。

  博泰车联网赋能车企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硬件+软件+云;二是软件+云;三是帮车企建立一套类似苹果iOS、ID、Siri、iCloud和App Store这样完整包括自主操作系统和云平台、用户账号的架构平台。  

  博泰与腾讯本都是可以作为智能汽车推动力的一份子,但为什么腾讯偏偏要置博泰于“死地”?

上市前夜起诉

  最近几年,BAT都在车联网布局,但各自实际上都延续了各自既有优势。

  业内一般认为,阿里巴巴有斑马智行、天猫精灵、高德等车联服务;百度以小度车载OS为核心产品构建开放合作生态;而腾讯则未涉及车端网联产品的底层系统开发,而是基于自己的社交娱乐生态优势,以接入车联网生态服务为主,车载微信便是其中之一。微信现在几乎是中国人离不开的即时通信工具,博泰居然不对接、调用任何微信接口,通过安卓系统的开放功能就实现了语音控制车载微信功能,是可忍孰不可忍?

  2019年马化腾在一场论坛上曾经说有车联网公司用不正规的方式做车载微信,并称车上“微信用爽了不安全”,但是随后腾讯开发了自己的车载微信。道理很简单,除非禁止微信,否则现实情况下,很多人开车看手机微信不可避免。车载微信的价值在于降低由使用手机带来的不安全性。

  有意思的是,2021年2月9日腾讯官方回应中认为,“出于驾驶安全考虑,微信车载场景只允许驾驶员使用基础的语音交流功能”,但它又在之前起诉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的诉状中表示“通过与各大厂商合作”,“延续微信在驾驶场景中的良好用户体验,继续打造、构建微信良好的生态运行体系”。

  这些背后隐隐约约我们看到的是,“新宝骏车联”APP通过手机连接车载屏幕完成的车载微信功能或许过于强大了,它考虑到安全,重新设计了交互方式,也就是直接通过语音方便有效地完成了交流沟通、发送地址和红包等常用功能。

  在车联网领域,像博泰这样具有研发实力和创新能力的车联网企业并不多。应宜伦曾经骄傲地表示,“真正在产品上能含车机的“硬软云”、手机的“硬软云”、全场景的“硬软云”部署的公司、真正有平台自主掌控能力的公司、真正在这个平台上和车企各部门商务对接能力最深而非单纯采购供货的公司,目前只有博泰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正序浏览
自在的 发表于 2021-2-18 12: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综合考虑新冠疫情对整个经济环境影响的不确定性,博泰车联网增长依旧保持在80%-100%之间。同时,它在获得东风集团数亿元战略投资后,又获得小米集团B轮战略投资。目前,市值已达50亿元人民币。

  成立11年,博泰累计研发投入了17.6亿元,并以每年28%的营收持续投入研发,拥有超4000项知识产权,其产品和服务遍及上汽、一汽、东风等30多家整车企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数据显示,博泰在车联网领域中专利排名居中国第一。

  由于车联网涉及到的研发领域非常多,还包括这两年越来越紧迫的车联网核心技术国产化,博泰打算在3年内建起1.5万人规模的研发团队,而这需要巨大的投入,上市是其必经之路。

  目前,博泰正在进行Pre-IPO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0亿元。腾讯此次提起诉讼的时间节点恰好处于2020年底博泰准备科创板上市的前夜。腾讯的诉讼是否会影响博泰融资节奏及正常业务的开展?是否会最终阻碍博泰上市进程?

反击组合拳

  以腾讯的大厂地位,博泰如果是一般的小公司,恐怕凶多吉少。不过,生而倔强的应宜伦,如他前所言“我们不惹事,但不怕事”,面对腾讯的指责和诉讼,博泰选择了还击,而且还是一套精密的组合拳。

  除了发《法律函回函》、向上海徐汇法院起诉确认其行为不侵犯腾讯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外,2020年12月18日,博泰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腾讯侵害发明专利,法院在2021年2月4日正式立案。  

  不愧是在中国汽车行业车联网专利第一名企业,博泰很快查出,作为ZL201210573182.2号“导航设备及导航路径上关键路况的提示方法与装置”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但腾讯未经许可就在其开发、运营的“腾讯地图车机版”软件中擅自实施了上述专利。

  这次起诉,博泰将上海联闳汽车销售公司列为共同被告,因为它销售的长安UNI-T轿车搭载了“腾讯地图车机版”软件。值得注意的是,博泰没有像腾讯将上汽通用五菱列为被告那样将厂家告上法庭,而只是将上海一地的厂家4S店作为被告,显然不希望战争扩大化。

  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2021年1月20日,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共同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了针对腾讯的反垄断行政举报书,指控腾讯在中国大陆地区即时通信市场拥有超过二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它滥用这种市场支配地位,通过向汽车厂商施加压力,直接限定博泰具有微信功能的车联网产品不能与汽车厂商进行交易,且不具备合理理由,对车联网产品与服务市场产生了排除、限制竞争的后果。

  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当时不会想到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会在2021年2月2日起诉腾讯涉嫌垄断。抖音称,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也不会想到2月7日《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由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发布实施,因此当2月9日两家企业举报腾讯垄断消息传出后,一时之间成为热点。

  理性来看,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举报腾讯构成垄断的行为同《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指出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杀熟”、“二选一”等行为不是一回事,它涉及的是《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只能看官方最终是否认定。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段话颇有代表性。他说:“车载互联网App是一个新兴的领域,腾讯可以开发微信车载App,但其他开发者基于安卓的通用技术所开发的车载微信外挂软件,也不必然是违法的。如果腾讯把原有的在微信上的优势地位移植到车载领域App领域,确实可能引发被认定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风险。”

  可以想见,如果腾讯将博泰逐出车联网中微信应用,其实也意味着将类似博泰技术路线的竞争者都逐出市场,未来车辆中应用微信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在车机上预装腾讯开发的车机版微信,由此,在车机微信应用上,有且只有腾讯这一个玩家。

“不聚南山,节后秋名山见”

  面对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反垄断举报新闻,腾讯的反应显得“气势汹汹”。

  2月9日下午, 腾讯通过微信公众号鹅厂黑板报发表“腾讯与博泰车联网诉讼情况说明”,表示“‘恶意炒作垄断’不应当成为侵权的挡箭牌”。它强调了腾讯在深圳中院诉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的官司,但没有提及博泰向其发起的两大诉讼。

  腾讯的回应很快也在互联网上铺天盖地,博泰“恶意炒作垄断”成为要点。

  一天后,2月11日上午,博泰进行了公开回应,除了前述“相信法律是神圣的,法院是公正的”,它在《关于博泰车联网与腾讯诉讼案件的情况说明》中对于此次争端还表明了自己的两个鲜明态度:

  第一个态度非常严厉:“目前,该案因管辖权尚未确定,仍未进入实体审查阶段。腾讯单方发布官网信息,未审先裁地认定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侵权,且称“恶意炒作垄断”,存在商业诋毁的嫌疑,博泰将保留依法起诉腾讯商业诋毁及侵害名誉权的法律权利”。

  第二个态度不卑不亢:“博泰保持开放心态,愿意与商业伙伴进行善意、双赢的合作。但对于任何行业竞争对手的变相打压,以用户维权之名实现利己之实,使用法律手段实现不正当商业目的的行为,我们坚决抵制,以实现公平的竞争环境”。

  而就在当天,上汽通用五菱通过“五菱汽车”微博和官方微信号等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则简短而更加耐人寻味的回应:“今晚,人民五菱上春晚”,“不聚南山,节后秋名山见”。

  当天晚上,一年一度的央视春晚上,五菱口罩成为一景,但这不是重点,回应的重点是“不聚南山”。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里的“南山”显然暗指“南山必胜客”,“聚”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拥抱”“靠拢”之意,暗指无论怎么打压“新宝骏车联”APP,它都不会用对方的车联网系统;一种是更显性的“惧怕”之意,也就是上汽通用五菱不惧怕打压。

  不过,很遗憾,上汽通用五菱的这则回应,无论在微信还是微博中,都没有领会到这是上汽通用五菱在向腾讯“恶意炒作垄断”进行回应。或许,它的艺术回应是因为不想打扰春晚祥和的气氛,只要腾讯领会了它的态度就行。

  从心态上来说,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都非常平和,并没有觉得天会塌下来。

  不必说“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的上汽通用五菱,根据国泰君安项目负责人说法,与腾讯诉讼不会对博泰上市计划造成实质性影响,博泰上市后市值主要依托自身业务发展及技术创新。2020年9月以来,博泰Pre-IPO轮融资至今已交割完成6亿元,软银、建信信托、百人会等财务及战略投资人相继完成对博泰投资,本轮融资计划在今年3月完成。

  实际上就博泰而言,在一路发展过程中,博泰除了自己成为了车联网的“黄埔军校”外,还经历了各种比其体量大得多的公司打压,但因为它是一家不断依靠技术创新驱动的公司,反而在斗争中愈发成长起来。

  一个业内众所周知却秘而不宣的故事是,2018年,博泰曾向国内某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展B轮融资,当时国内某大型车企多次向此互联网巨头贬低博泰,企图打乱博泰B轮融资计划,但博泰还是挺了过来。

  这一次恐怕还是如此。

  转自汽车商业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616帖子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火山数码网